移动版

董事长辞职晨鑫科技“区块链”概念现原形?

发布时间:2019-12-10 15:51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11月30日,晨鑫科技(002447)(002477.SZ)发布关于公司董事长辞职的公告。公告显示,晨鑫科技原董事长冯文杰近日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此前,晨鑫科技曾公告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由壕鑫互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壕鑫互联”)运营。而目前的工商信息显示,冯文杰为壕鑫互联法定代表人。那么,此次冯文杰辞职后,是否会对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路径带来影响?对此,《中国经营报》采访了晨鑫科技与壕鑫互联,但双方均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营收、净利润双下滑

关于冯文杰辞职的原因,业内猜测应与公司实控人变更有关。今年1月12日,晨鑫科技发布了权益变动报告书,由薛成标实际控制的上海钜成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钜成”)采用承债式收购刘德群、刘晓庆(晨鑫科技原实控人,两人为父女关系)持有的晨鑫科技20.44%股份。同时,刘德群及刘晓庆将其各自持有的标的股份所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上海钜成行使。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晨鑫科技实际控制人由刘德群变更为薛成标。

值得注意的是,晨鑫科技9月公告表示,公司主要通过全资子公司壕鑫互联开展互联网游戏及电竞业务,主要生产经营活动均在壕鑫互联开展。根据公开信息,目前壕鑫互联最主要的业务就是区块链生态“竞斗云”(包括硬件路由器、宝利马游戏等)。

在此次的辞职公告中仅披露了冯文杰辞去在晨鑫科技的任职,而其作为上市公司最主要的全资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职务是否也将卸任? 对相关业务的运营以及发展战略会否发生变化? 对此晨鑫科技、壕鑫互联都未向记者回应。

不过,记者打开竞斗云官网发现,该硬件产品共有4种型号,其中2种已经停售,1种正在筹备,仅剩1种正在发售中。然而,根据官网上的链接,记者发现其在两大电商平台的店铺(或产品链接)都已经关闭。

线上游戏方面,记者了解到,竞斗云APP主要的游戏中“竞猜”“喵爪娃娃机”都在维护中。而赛马游戏最近的11月29日、12月2日两期都无人参与。

同时,通过晨鑫科技的三季报可见,公司今年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6886.7万元,同比下降67.8%;实现归母净利润68.9万元,同比下降98.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亏损743.5万元,同比降低112.9%。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51.3%,同比降低20.8个百分点;净利率为1%,同比降低29.2个百分点。

此外,晨鑫科技多次收到深交所对于公司的资金问题的关注函。涉及的主要包括收购壕鑫互联时公司与壕鑫互联股东南昌京鑫优贝网络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京鑫优贝”)、冯文杰签署的对赌协议。彼时冯文杰等人承诺,2016~2019年度壕鑫互联将分别实现净利润8600万元、1.919亿元、2.92亿元、4.01亿元,若未能达到预测将由京鑫优贝与冯文杰以现金方式补偿。

由于2018年度壕鑫互联未能实现承诺利润,冯文杰个人应补偿晨鑫科技6.18万元,冯文杰持股45.6%为实控人的京鑫优贝应补偿金额5.71亿元。截至12月5日,公开披露信息显示晨鑫科技尚未收到该笔业绩补偿款。

财务指标和运营情况都不理想的情况下,董事长的辞职、实控人的变换是否会为区块链业务带来不确定性?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晨鑫科技最开始的主营业务是海参养殖,在2018年才完全转向互联网泛娱乐业务。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说公司自身拥有良好的科技基础,结合原先实控人在公司上市后的减持动作可以推测,区块链业务的推出更多的是为了进行“市值管理”。

其进一步表示,结合上市公司的财务情况,公司真正的价值只剩下“壳资源”。所以,董事长、法人的更换应该不会对公司本就发展不充分的主营业务产生太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后续的实控人主营供应链的情况下,或许也是看重上市公司的区块链概念。

深交所曾质疑

记者还注意到,上述的竞斗云产品自身其实是一个“挖矿路由器”。记者下载竞斗云APP后发现,用户可通过客服、商城购买、竞斗云硬件(路由器等)等获得GCP算力值。打开APP后也会自动跳出弹窗提示,只有正常登录且绑定了正常工作的竞斗云设备,才会产出算力值。

竞斗云官网介绍,GCP算力值为基于竞斗云电竞链衍生出的加密数字权证,GCP算力值总量有限,且不可篡改,是用户通过贡献算力及带宽获得的奖励。算力值可用于基于竞斗云区块链的包括平台层面及应用层面的衍生应用场景消耗。

事实上,在深交所的2018年报询问中,晨鑫科技就被要求详细说明竞斗云区块链生态的具体内涵、区块链DAPP服务平台也逐渐走向完善和在“区块链+游戏”领域抢占先机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误导性陈述。

而晨鑫科技方面表示,竞斗云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平台。竞斗云硬件用户作为节点,是记录数据及同步数据的基础。竞斗云平台面向用户提供应用,同时面向第三方开发者提供接入接口,最后形成应用层提供给用户。用户节点对于开发者测试平台中的应用是否可以正式上线进行监督从而更好地维护和管理竞斗云生态,最后竞斗云平台、竞斗云节点用户、第三方应用提供者或合作者,共同形成了竞斗云区块链生态。

可以看到,晨鑫科技的回复中并没有提到算力值或类似的表述,这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另外,记者从APP注意到,算力值可以兑换成不同的通证,分别为:PONY通证(此前称为Battle.Win应用通证,由搏盈链发行)、DOLL应用通证、CPU通证(合作方优惠宝发行)等。公开资料显示,PONY原名为BATT,目前可在趣币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而优惠宝又是一个智能优惠券积分建议平台。

另一方面,在2018年时就有媒体报道过搏盈链与晨鑫科技之间的关联。

当时,在BATT白皮书的核心团队介绍一栏,提到了一位名叫“李爽”的人物,其身份为“盖世电竞创始人兼CEO”。盖世电竞系电子竞技平台,其背后的公司主体为奕思(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奕思科技”)。而晨鑫科技全资子公司壕鑫互联,是奕思科技(盖世电竞)股东之一,晨鑫科技此次辞职的原董事长冯文杰担任奕思科技董事。

由此,用户通过竞斗云赚取的积分,通过兑换成通证可在交易所交易,而晨鑫又与通证方存在股权关系。事实上,类似的挖矿路由器产品,其实也并非晨鑫科技首创,此前有多家互联网知名主体也发行过类似产品。不过随着监管的加强等因素,目前的发展都基本停滞。

对此,万商天勤(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告诉记者,由于都是必须绑定硬件设备获取“算力值”,而算力值能够与交易所中可交易的数字货币进行直接兑换,兑换行为即成为算力值在自身生态闭环的出口。这与此前迅雷所推出的“玩客云”基本类似。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对此类模式的定性是“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即变相ICO。

张烽还表示,此类模式除去法律风险外,最大的隐患在于其不开源的底层算法和规则,理论上可以随意修改规则而用户无法察觉。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就可以操纵币价。

同时,记者通过APP了解到,竞斗云所谓的游戏中包括类似赛马、竞猜等有博彩的意味。各类游戏核心的规则为,在规定时间内用户消费道具(通过算力值或PONY币等购买)来形成奖池,最后一位消费道具的用户能够获得总奖池的48%,倒数2、3、4、5用户分得奖池10%等值PONY(不同游戏会有不同比例计算方法,此为基本逻辑描述)。

对此,张烽表示,这类机制就是网络博彩。而赌博或为赌博提供条件都属违法行为,必须严厉禁止。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