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A股半导体板块AB面:产业链并购频现,股东密集减持套现

发布时间:2020-06-23 20:04    来源媒体:一财网

控股股东折价减持套现8亿元,6月23日,中兴通讯(000063.SZ)A股、H股大幅受挫,其中A股下跌5.59%,收报39.83元;H股跌4.51%,收报23.95港元,盘中一度下挫逾7%,A+H股合计市值蒸发逾90亿元。

6月22日晚间,中兴通讯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下称“中兴新公司”)于当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共计减持公司2036.68万股A股,交易均价39.44元/股,合计套现8亿元。

至此,中兴新公司自今年4月以来,已累计通过减持套现近27亿元。且自去年5月至今已累计减持中兴通讯5%股份,持股比例由28.4%降至23.40%。

有分析人士也指出,“中兴通讯此前因‘乌龙事件’股价大涨,反映了市场对国产替代进程加速的期盼。在中芯国际以创记录的的速度完成注册后,业内预期越来越高,一星半点的消息或让股价大涨。”

实际上,自5月中下旬以来,A股半导体一级投融资市场热度持续升温,有8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半导体产业相关的收购案例。

中兴通讯控股股东折价减持

6月22日,中兴新公司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中兴通讯2036.68万股A股,交易均价为39.44元/股,对比当日收盘价42.19元/股,折价减持约6.51%。

大额折价减持的消息一出,今日早盘,中兴通讯机构资金净流出金额达到6.77亿元,净流出金额位居A股首位。

这也不是控股股东第一次折价减持中兴通讯了。公告显示,中兴新公司于2020年4月2日~2020年4月7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共计减持中兴通讯4891.31万股A股。减持后,中兴新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0.99亿股(其中A股10.98亿股,H股203.8万股),约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23.85%。

数据显示,4月2日、3日、7日,中兴通讯股价分别收报42.70元、40.97元、41.70元。中兴新公司减持价格分别为38.16元、39.28元、37.69元,对应减持折价率分别为10.63%、4.12%、9.61%。

对于本次减持的目的,中兴通讯表示是经营所需,并拟优化资产配置。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中兴新公司减持前,中兴通讯的股价已经坐上了“过山车”。 6月19日盘中,公司股价一度触及42.87元的三个月新高。

而推动中兴通讯股价上涨的是此前芯片“乌龙”事件。公司的“芯片设计”业务被误读为“芯片制造”业务。

6月17日,公司在互动易平台称,“7nm芯片已在全球5G规模部署中实现商用,5nm芯片正在技术导入。”受此消息影响,6月18日,中兴通讯A股、H股双双大涨。其中,A股18日~19日累计涨7.78%;H股于18日暴涨22.19%。

6月20日,中兴通讯发布声明称,在芯片设计领域,中兴通讯专注于通信芯片的设计,并不具备芯片生产制造能力。

从上述减持时间点来看,中兴新公司减持均在股价的阶段高位。而遭遇减持的中兴通讯股价短期或将承压。4月13日,中兴通讯股价探低至38.05元,3天前,控股股东刚刚完成累计18.65亿元的减持。

此外,6月13日,三安光电(600703.SH)和兆易创新(603986.SH)相继发布公告宣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家大基金”)的减持计划。按6月12日的收盘价计算,此次国家大基金预计将套现约3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3月30日~4月7日期间,国家大基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兆易创新股份3,210,337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总金额7.98亿元。

6月15日晚,晶方科技(603005.SH)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国家大基金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1%股权,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国家大基金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完成321.55万股的减持,本次减持价格区间为65.45元/股~73.82元/股,合计变现2.19亿元。

半导体行业收购频现

与中兴通讯遭减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A股半导体一级投融资市场的火热情景。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统计,5月下旬以来,已有8起上市公司半导体的收购方案出炉。其中,科创板迎来开市以来第二单并购。

6月21日,天准科技(688003.SH)、精测电子(300567.SZ)纷纷发布了收购公告。

具体来看,天准科技的全资子公司SLSSEurope GmbH拟以现金或依法筹措的资金1818.92万欧元,购买MueTec公司的100%股权,并受让其债权人的债权200万欧元。这是继华兴源创(688001.SH)后科创板第二单并购,也是科创板的首个海外并购案例。

天眼查显示,天准科技以机器视觉为核心技术,主要产品为工业视觉设备,包括精密测量仪器、智能检测设备、智能制造系统、无人物流车等。

今年一季度,天准科技业绩稍有下滑,实现营业收入9314.78万元,同比下降4.03%;归母净利润亏损184.62万元。

MueTec公司成立于1991年,注册地为德国慕尼黑,主营业务是为半导体领域的制造厂商提供针对晶圆类产品的高精度光学检测和测量设备,2018年、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62.9万欧元、62.2万欧元。

精测电子表示,控股子公司上海精测拟以4920万元,购买参股公司武汉颐光科技有限公司剩余82%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上海精测将持有武汉颐光100%股权。

公司表示,收购武汉颐光股权将有利于加快推进公司在高端光谱椭偏仪领域产业的布局和取得市场份额,进一步完善公司在半导体行业全产业链的业务布局。

公告显示,武汉颐光的营业务包括光机电一体化、计算机软件测试服务等。2019年,武汉颐光实现净利润733.57万元;2020年一季度业绩有所下滑,净利润亏损24.62万元。

此外,科创板半导体硅片企业沪硅产业(688126.SH)6月1日公告表示,拟以现金2995.8912万元收购关联方上海新阳持有的上海新昇半导体1.5%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上海新昇半导体100%的股权。

公告显示,上海新昇半导体从事高品质半导体硅片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不过,目前该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审计报告显示,2019年度,上海新昇半导体的营业收入约2.15亿元,净利润约-1.09亿元。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上海新昇半导体的营业收入约为6394.68万元,同期净利润约-6554.92万元。

上市公司频频出手收购半导体产业,对产业链国产化进程有何影响?一位TMT行业的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宏观面来看,资本市场政策导向将进一步推动技术创新转型,加速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技术突破。上市公司在发展好主营业务壮大的同时,通过外延式并购实现产业链纵向拓展。”

“纵观欧美半导体等硬科技的发展历史,都经历了自主研发后,以外延式并购的方式做大做强的过程。随着国产替代的步伐加快,在这条‘必经之路’上,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半导体企业着手外延式并购。”他补充表示。

“跨界”转型需谨慎

不过,半导体行业具有明显的资金、人才密集的特征,“跨界”转型并非易事。尤其是经营业绩本就不理想的企业,盲目转型容易“擦枪走火“。

6月9日,纺织龙头企业华西股份(000936.SZ)公告称,将9.68亿元收购索尔思光电。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间接持有索尔思光电54.68%股权,为索尔思光电第一大股东。

公告称,索尔思光电拥有自主研发生产的核心光芯片技术和产品。不过,2019年、2020年第一季度,索尔思光电净利润分别亏损1.52亿美元、940万美元。

此外,*ST晨鑫(002447.SZ)也加入了“跨界半导体”队伍。公司从养海参,到做游戏,如今又想做“芯片”,屡屡转型,屡战屡败。

公司5月22日公告称,拟以2.13亿元收购上海慧新辰股东合计持有的51%的股权。后者的主要产品为LCOS光调制芯片(光阀芯片)和LCOS光学模组(光机)。

但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账面资金仅有52万元。同时,2019年度和2020年一季度,慧新辰净利润分别亏损2382万元和431万元。

面对深交所的关注函,*ST晨鑫抛出一份定增预案,拟向控股股东上海钜成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钜成”)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4.2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49亿元,计划用于支付收购慧新辰51%股权的应付款、LCOS研发生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深交所再问:定增预案与收购慧新辰是否为一揽子交易,是否存在刻意规避重大资产重组的安排?

6月2日,公司回复表示,两项交易是独立的交易,并非一揽子交易;非公开发行股票并非仅为支付收购慧新辰股权的应付款。

一位上海公募基金经理表示,“跨界转型失败的很多,成功的极少。半导体技术进程加速是通过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扩张,一并带动产业链上下游有技术、经验的企业协同发展。部分寄希望于跨界做半导体‘翻身’的企业或会扰乱行业的发展秩序,不排除蹭热点的可能,投资者需要擦亮眼睛保持警惕。”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魏中原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